Su小ki

【楼诚现代AU】【千秋岁引】十九、伤春怨(下)

凤檀钗:

今天的任务圆满完成~~~~~


900粉加更~~~~


备注:非常重要!非常重要!


【本章里大部分内容都是改自张勇大大《伪装者》剧本小说P168-P172!!!有许多用了原文就不一一标注了!!!!!】


——————————————————


 


在二层休息的明镜,听到了室外的吵闹,循着声音下楼来,竟然看到汪曼春站在那里,她缓缓地迈步下楼梯,掩饰不住的怒容。


 


“谁允许你进来的?汪曼春。啊?明楼,是不是你?”


 


汪曼春把头转向楼梯上的明镜,语气平淡:“明董事长,好久不见了。放心,我不会再你家里久待的。我今天来,不过是要送给明楼一件礼物。”她会转过头,看着明楼,慢慢靠近他,两个人几乎鼻尖对鼻尖,外人看去,似乎是一对亲昵的情侣


 


“师兄,你期待吗?”


 


汪曼春从手下的手里,接过一个打了结的手帕,白色的丝绢上,还隐隐约约偷着血迹斑驳。她递给明楼,明楼在看见那个手帕的一瞬间,心痛的晃了个神。


 


此情此景,何其相似!上辈子,是在七十六号,大姐接过的这块手帕,他在楼上看完了全部过程,却因为死间计划的原因,不能出面,任由汪曼春羞辱大姐。今生,却是在明公馆里,由他接过这块手帕。


 


他也曾经抱怨过,大姐行事冲动,七十六号的一场大闹,险些毁了他的全盘计划。可是,易地而处,他站在大姐的角度,即便他已经经历过一遍,他依旧无法心平气和。


 


明楼的手,颤抖着接过那块手帕包,面色仓皇的打开了手帕。


 


指甲,十个指甲盖,一个不少,指甲上上的血迹余温犹存,十根指甲都是连根拔起,甲挂肉桂,鲜血淋漓。


 


这手帕,明楼也认得,这是当年汪曼春绣的并蒂莲送予明楼的,可惜被明镜剪成两半,扔回给了她。没想到,时隔经年,这块手帕依旧回到了它本来应该在的人手里。


 


明镜从远处看去,只看到一块血肉淋漓的东西,她快走了几步,走近了明楼,看清白色的手帕里包着的指甲盖,不由得用手捂住嘴,惊呼道:“这是谁的?”


 


明台和于曼丽也往这边走了几步,看着明楼手颤抖的捧着那块血布,明台有种不太好的猜想,这个家里,能让大哥表现出这样的状态的人,只有阿诚哥不在……


 


“光看这个,自然还不够刺激,明长官心志坚定,怎么会被这一摊血迹吓到呢?我知道你肯定心心念念阿诚的状况,放心,他还活着,我今天来,也是让你看看他。”


 


汪曼春的一个手下,从公文包里拿出一部平板电脑,打开一个软件,点开了一段视频,然后把平板电脑举在半空中,确保明家的每个人都能看到。


 


影像中,阿诚坐在刑凳上,赤裸着上身,肉体上有许多血色的鞭痕。他无力的垂着头,依稀可见头上也粘着血渍。一个男子上前,抬起他的头,让摄像机可以看见他的脸,他的脸上,布满了血迹,只有眼睛附近是干净的,惨不忍睹。


 


于曼丽把头埋在明台的怀中,明镜捂着嘴,难以置信。


 


明楼却不能闭眼,因为他看见阿诚在笑,他竟然在如此穷山恶水的处境下,还在笑。


 


他笑,尽管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活着离开这座废弃的仓库,如果这段影像会是他在世间最后的一点纪念,他要让所有人看到,他没有被打倒,没有被迷惑。


 


他视死如归,永不屈服。


 


明楼心痛如绞,拿着手绢的那只手颤抖的幅度更大,另一只手捂住心口,微微弓起的身子显示着身子主人近乎崩溃的情绪。


 


“其实我也是挺钦佩阿诚的,一个年轻人,到现在一个字都不肯吐。不知道你到底给他吃了什么迷魂药,让他这么死心塌地。能在致幻剂下保持清醒,在受刑的时候以微调的姿势保护肺腑,能熬过诸多酷刑。这样的毅力,绝不是一个普通人身上能有的,师兄,你懂我说的话。”


 


阿诚自然不是普通人,不提前世,这世阿诚也背着他参加了伏龙芝军事训练,等他发现了他早已入营,那时候他除了担忧也没有什么别的情绪了。汪曼春看着明楼,到了此时他才发现,他并没有真的认识清明楼,一个学者,一个明氏的总经理,需要身边跟着这样一个人会熬刑的人吗?


 


可这些事大姐和明台都不知道。他们可能不会懂话里的深意,但是致幻剂、酷刑这些字眼也足够令人胆战心惊了。


 


影像里,汪曼春穿着一身皮衣,出现在镜头里。她拿着医用手术钳,夹着阿诚右手中指的指甲盖,蓄势待发。


 


“阿诚,你这样做值得吗?明镜打了你一巴,明台殴打了你一顿,明楼派人来刺杀你,明家和登报和你断绝关系,你已是孤家寡人,已是明家人眼中的奸恶之徒。为了他们经受那么大的折磨,甚至痛苦的死去,值得吗?”


 


阿诚的嗓音早已嘶哑,他费了大力回答汪曼春提的问题。


 


“忠奸之判,在于天理昭彰,问心无愧。”


 


汪曼春本就没期待阿诚说出什么用的话,只是冷冷一笑,捏紧手术钳,狠狠地往外一拔,血滴四处飞溅,阿诚的食指上的指甲已经被彻底拔掉,只剩那只侵染了鲜血的手指,血还不停的往外淌着。


 


阿诚痛苦的嚎叫似乎要冲出屏幕,让每个听见的人都恨不得捂紧耳朵。


 


明楼惨然悲怆,上一世他通过侦听设备听见明台受刑,已经是极其心痛,而现在,将这番折磨以影音的方式呈现出来,明楼受到的折磨是上一世的无数倍。


 


阿诚的指甲一个一个被拔掉,右手仿佛是从血桶里拿出来一样。这种疼痛令阿诚再次满头大汗,挣扎着,喘息着,全身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左手不由自主的敲击着刑凳的扶手。


 


汪曼春又走到另一边,钳子镊上了阿诚的左手,如同右手一样,左手也渐渐染上血色。


 


她每拔走一片指甲,就把指甲放在旁边架子上的医用托盘里,等托盘的指甲数到了十个的时候,阿诚已经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明镜心痛的快要疯掉了,她不了解前情后果,但是阿诚刚才说的那句“天理昭彰,问心无愧。”她已经明白,阿诚做的这些是不是她看到的这样,再加上这段触目惊心的视频……


 


“汪曼春!你这个畜生……”明镜作势要冲上去打她,被汪曼春的手下拦住了。


 


“哈哈哈哈——”汪曼春大笑起来,“我是畜生,明镜,那明楼是什么?对,他是衣冠禽兽!”


 


明楼的心已经快缩成一团了。


 


“明楼,我多么相信你,我一直以为,你是迫于家族的压力,不得不和我分开。当年你大姐把这块手帕撕裂,我花了一个晚上把他修补好,就等着,等着有朝一日你能回心转意,娶我过门。”


 


“我万万想不到,竟然只把我当一颗棋子。”


 


久久不语的明楼突然说:“你到底要把他怎么样!”


 


“你问我?我想把他怎么样就怎么样。”汪曼春娇笑着,抬起自己的脚来,红色的高跟鞋上沾染着一块深红色的血污。“你看看,我好好的一双意大利皮鞋,进口的,还是师兄你送我的生日礼物,被那个小畜生给弄脏了。你看,全是他手上的污血,溅得一地都是……师兄,麻烦你帮我擦干净吧?”


 


高跟鞋鞋面上的血液已经被风干了,深红色的血渍在正红色的高跟鞋十分显眼。汪曼春从兜里取出一片湿纸巾递给明楼。


 


赤裸裸的折辱和威胁!


 


明楼接过纸巾,右手紧紧攥住那手帕,右膝慢慢扯后半步,而后屈膝跪在了地上。拿着湿纸巾,细细的擦着汪曼春的高跟鞋。


 


这是阿诚的血。


 


————————————


我也是给新版的发布页面排版跪了……我编辑页面里明明首行缩进2字符了,预览竟然没有!!!!!!


汪曼春的便当已经开始启动!


 

评论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