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小ki

【楼诚/台丽 哨向AU】 故人归

笙歌慢:

  【新坑】




1.


    滴——


    滴——


    滴——


    “信号接入。”


    “信号接入完毕。”


    “数据调试。”


    “数据调试完毕。”


    “尝试连接。”


    “连接开始——”


    明诚眉头深锁,紧张地盯着数据屏上不断前进的绿色读条,放在键盘上的手掌掌心不断渗出汗。


    耳机那头嘈杂的声音逐渐清晰起来。


    百分之六十。


    百分之七十。


    百分之八十五。


    他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


    快了……快了……


    百分之九十。


    滴——


    “连接失败。”


    耳机里尖锐的声响带来严重的耳鸣,明诚一把扯下耳机,蹲在地上痛苦地捂住了耳朵。


    正在一旁观察情况的郭骑云见状,连忙接替了他的位置,扣上耳机,十根指头飞速在键盘上移动。


    耳机里,于曼丽的声音突然冷静地响起:


    “7964号锦瑟,请求终止联络,放弃救援。”


    郭骑云停下动作,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听错了。


    “你说什么……”


    “7964号锦瑟,请求终止联络,放弃救援。”


    明诚抬起头来。


    他的耳鸣还没有消失,脑袋依旧疼得厉害。


    他看见郭骑云脸上的表情:震惊,抗拒,不舍,心痛……


    “于曼丽说什么?”


    郭骑云机械地转过头,一字一句:


    “7964号锦瑟,请求终止联络,放弃救援。”


    他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明诚站起身来,拍下按键,于曼丽的声音依旧冷静地重复着:


    “7964号锦瑟,请求终止联络,放弃救援。”


    “锦瑟,”明诚将话筒移到自己面前,“最后重复一遍,你的请求。”







   


    哨兵正站在露台外延伸出倾斜的部分,两手死死攀住旁边的栏杆。听见耳机里组长的声音,她咬着牙,发出请求:


    “报告青瓷,7964号锦瑟,请求终止联络,放弃救援。”









    明诚原本就是勉强立直的脊背此时沉重地弯了下去,屏幕里锦瑟的声音与脑海中的声音逐渐重合,最后被覆盖,占据整个脑海:


    “报告青瓷,6573号毒蛇,请求终止连接。”


    那个人,永远都这么理智,理智到残酷,理智到冷血。


    也对,蛇本来就是冷血动物。


    明诚垂下头。


    他的胸膛里送出一句轻不可闻的叹息,和一句“同意”。


    “组长!”郭骑云瞪大了眼睛。


    “终止联络,放弃救援。这是命令。”


    “……是。”








    于曼丽喘了一口气,露出一个笑容:
    “谢谢组长。”









    指挥室的门被人大力地踹开。


    明台红着一双眼睛,如同一只愤怒的猎豹一般冲上前去,将郭骑云颤抖着的,正要按下按键的手扭到身后。


    “谁他妈同意的?于曼丽,回答我!我同意了吗?!”


    “明台!”


    “明台!”


    锦瑟与青瓷同时唤他。


    “青瓷你闭嘴!”明台不客气地吼回去,“现在是我在与我的哨兵沟通!”


    明诚痛苦地闭上眼睛。


    明台狠狠地将郭骑云拽下椅子,上前对着数据屏,仿佛那就是于曼丽一般,表情凶狠:


    “于曼丽!锦瑟!回答我,回答毒蝎,我同意你的请求了吗?”










    哨兵的身子抖了一下,这让她原本就支撑不住的双手再度向下滑动。


    她支撑不了多久了。


    “报告毒蝎,青瓷已经同意。”











    “放屁!”明台一拳砸在台子上,“在军校的时候,老师曾经说过什么?”


    没有回应。


    “回答我,生死搭档,应该怎样做?”











    仪器提醒于曼丽,所剩时间不多。


    目标很快就要追到这里了。


    她嗓音颤抖:


    “两个人,一条命。”










    “好,两个人,一条命。”明台不停地点着头,“那你听好了,只要我还没死,于曼丽,你绝对不能死。现在,你要继续与我保持联络,我将继续操作,尝试亲自与你连接。”


    “明台!”郭骑云惊恐出声,“你知道这不可能!”


    明诚也冲上前按住他:“你疯了!机器都已经无法与她进行连接了!你现在要自己来?!”


    “怎么?不行吗?”即使被脸朝下按着,明台依旧不肯服输。


    “我不允许你胡来!”


    “我不想像你一样后悔!她死了,我的半条命也就没了!”


    指挥室里忽然安静下来。


    谁都知道,这是青瓷的逆鳞。


    明台自觉说错了话,又不好道歉,顿时老实下来,但仍不忘坚持:


    “让我与曼丽尝试连接……我可以的……我们可以的……”


    郭骑云两步跨过去,扶住木然松开手后踉跄着的明诚。


    “组长……”


    “你协助他。”


    “什么?”


    “协助毒蝎,与锦瑟建立连接,完成结合。”


    “组长你也疯了吗?!”


    手指在空中无力地抓了几下,明诚偏过头去:


    “至少不要让他像我一样后悔。”










    哨兵手上的仪器开始提醒。


    还剩2分钟。


    于曼丽认命地闭眼。












    扣上仪器,向导开始尝试与哨兵建立连接。


    哨兵脑海里的精神图景复杂曲折,危机四伏,迷惑性极强。


    情况危机,明台没有时间一个个去试。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真实的于曼丽,并将她救出来。


    并且保证自己不会因为迷失在里面而永远出不来——万一如此,今天他们小组永远损失的,就不止是锦瑟一人。









    目标的声音靠近。


    于曼丽精神一紧张,精神图景再度变化。


    耳机里传来明台痛苦的呻吟。


    她稳住心神,使出最后的一点力气,死死抓住栏杆。


    时间正在一点一点流逝。











    明诚坐在椅子上,一面强忍着巨大的痛苦,一面指挥郭骑云帮助明台。


    数据屏里突然传出熟悉的女声:


    “找到了。”


    “找到了。”


    明台兴奋的呼喊跟着响起。


    明诚认出,那是汪曼春的声音。











    于曼丽睁开眼睛。


    她刚与明台完成结合,向导的安抚使她恢复了战斗能力。


    她抬起头。


    汪曼春的笑脸就在上方。


    “再、见。”












    整个指挥室都回荡着足以将人逼疯的鸣叫声,那是仪器在高速坠落中发出的警报。


    明台面上的表情从狂喜一瞬间变为惊恐。


    “曼丽——”












    蟒蛇吐出信子,舔了舔于曼丽的脸。


    男人站在不远处,冲着它招手:


    “该走了。”


    蟒蛇松开尾巴,将安然无恙的哨兵藏好在树洞里,扭着身子离开。


    它已经迫不及待地要见到自己的小豹子了。




——TBC——

评论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