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小ki

【楼诚/台丽 哨向AU】故人归

笙歌慢:

   前文:第一章


【本章依旧没有正面出场的wuli蟒蟒心里苦】






2.


    指挥室里陷入死一般的沉寂中。


    明台瘫在椅子上,双手交握。他的手里攥着一枚戒指,弧度圆润的金属一点点抽走他的体温,几乎要在冰凉的掌心内灼出一个洞来。


    然后这个洞逆着他的血液转移,一路到达心脏。


    爆炸。


    粉身碎骨。


    黑色的拉布拉多伏在明台脚边,耷拉着脑袋,眼皮低垂。


    它呜咽了一声,伸出爪子搭在明台脚面,像是要给他一点点的安慰。


    可是它连自己都安慰不了。


    从此以后,宇宙光年飞速漫长,独独剩他们被遗忘,被忽略,被留下来。


    永远孤独。


    明诚站在数据屏前,一言不发。


    他的嗓子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堵着,不上不下,教人难受,教人窒息。


    他的耳鸣还在继续。尖锐的鸣叫声在整个脑子里撞来撞去,将他整个人撞得四分五裂。


    然后他终于开口,声音艰涩:


    “明台……你后悔吗?”


    明台的眼神迅速灰暗下去,了无生机。


    他将手中原本打算用来约定的信物捏的更紧,喃喃自语:


    “我早该想到的……我早该想到的……”


    明诚转头看他。


    明台也抬起头来。


    “我早就该想到,曼丽被留在十六岁那年的苏州。”


    “十六岁,苏州,糖人……”明台颤抖着,“还有我……”


    明诚的双手按在脑袋上。


    他没有办法再听下去了。


    指挥室突然响起一片嘈杂,而后是曼丽带着满满的不敢置信的一句:


    “明台?”


    拉布拉多猛地站了起来,两条前爪踩在明台脚面。


    “汪!”


    谁来告诉我为什么精神体也这么重?


 


 


 


 


 


   “……蛇?”


    “如果我没有看错……”曼丽咬着唇,“是一条蟒蛇没错……”


    明台连忙捂住她的嘴。


    明诚坐在他们面前,依旧是那副冷静的模样。


    仿佛是戴上了一块面具,刀枪不入,无人能揭开它,窥一窥那下面真实的青瓷。


    气氛一时尴尬起来。


    郭骑云连忙出来打圆场:“哈,说不定就是看错了,是吧。那个什么,不是说今天有新长官要来嘛,哈哈哈,曼丽我还担心你见不到了呢。”


    明台一个眼刀甩了过去。


    会不会说话?!


    郭骑云自觉失言,忙不迭捂住了嘴巴。


    远远有脚步声响起。


    明诚和明台都是向导,没有那样好的五感,可作为哨兵的郭骑云与曼丽,立刻就有所察觉。


    来人穿着皮鞋,脚步稳且重,应该是名男性,且体重不轻。


    随之同来的还有“沙沙”的声音,像是某种尾巴拖在地上移动着的动物。


    两人对望一眼。


    他们都想到了同一个人——但这又并不可能发生。


    明诚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小动作。


    他冷着一张脸,十指交叉放在桌子上,静静等待着新长官的到来。


    黑豹突然自己窜了出来,在他脚边不安地打着转。


    明诚皱眉,伸手去摸它的头,试图安抚黑豹焦躁的情绪。


    却无济于事。


    黑豹又转了几圈,径直走到门前,伏下前半截身子,做出进攻的姿态,喉咙里发出沉重的低吼。


    明诚也随之走到他背后,一只手摸到腰间,做出防备的姿态。


    脚步声愈来愈清晰,最后停在门前。


    四个人都屏住了呼吸。


    大门被人从外面缓缓推开。


    黑豹咆哮一声,猛扑上前,一只爪子按住来人。


    王天风黑着一张脸,挥手推开黑豹的头:“阿诚,让他把爪子收回去!”


    然而还没等明诚开口,黑豹已经自己跑回了他脚边,继续不安地转圈。


    它明明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却在门打开后消失不见。


    明台赶忙上前扶起王天风:


    “老师您没事吧?哈哈哈,阿诚哥他不是故意的,您……”


    “我知道,”王天风打断他,“一个失去了哨兵的向导,失控太正常了。”


    明诚一眼瞥过去。


    曼丽和郭骑云也尴尬地站在原地。


    “你们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明诚,你敢说不是吗?”


    明诚警惕地后退了一步。


    “你想做什么?”


    “上面的吩咐,给你安排一个新的哨兵。”


 


 


 






 


    作为一个向导,一个失去了哨兵的向导,明诚推测过很多种可能发生的事件,自然也包括与新哨兵重新建立连接。


    但他最不能接受,不愿接受的也是这种可能。


    “不可能。”


    王天风的脸上浮出一丝嘲笑:


    “这种的事情,你说了可不算。”


    黑豹亮出牙齿来,嘴里不断地喷出热气。


    王天风并不在意,他扬着头,仿佛在看一个跳梁小丑一般:“我说了也不算,可上面说了算,阿诚,你必须认命。”


    明诚的眼神里现出一丝杀意。


    这个眼神王天风不久前才在另一个人那里看到过——准确的说,是在他进门前的一刻钟。


    “我从来不认命,”明诚盯着他,“没有人可以叫我认命。”


    王天风看着明诚。


    “你不认命?你命不是早就断在三年前了吗?”


    明诚脸色一紧。


    随后,他的脸色又缓和下来,露出一个笑容。


    王天风从未见过他这样笑,仿佛一切都释然了,仿佛什么都不必在乎。


    “我的命从来只属于我自己。当然,我自愿把半条命交给他,那是我的事情,谁也没有资格置喙包括他。”


    “你……”


    “你们尽管安排,我只需要负责拒绝进入哨兵的精神图景就好了。”


    王天风嗤笑。


    “那就和我走吧。”


    早就被赶出去的明台三人焦急地等在门外,王天风关上了另外一道门,饶是听觉极佳如哨兵,也无法感知到里面的一丝动静。


    明诚跟着王天风出去的时候,三人急忙转身,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王天风看了三人一眼,抬腿继续往前走。


    明台悄悄转头,悄声喊了一句“阿诚哥”。


    明诚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们不许跟去,随着王天风的脚步离开。


    三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觑,心里浮上不好的预感。


 


 






 


    被绑在仪器床上时,明诚才如梦初醒一般反应过来,唾骂王天风“卑鄙”。


    “兵不厌诈,这么久了,你居然连这么基本的警惕性都没有。”王天风举着针管走近他,针头准确扎入静脉。


    明诚瞪着眼睛。


    “这管药剂会帮助你进入深眠状态,而仪器呢,则会帮助你,与哨兵进行结合。”


    “你就不怕我醒过来后自己再切断连接?”明诚试图挣扎,却被缚得更紧。


    “除非,你已经冷血到可以看着一个无辜的哨兵因为你的任性而毁灭甚至死亡。”王天风笑得冷酷。


    明诚恨不能咬死他,此刻却无力反抗。


    睡意逐渐袭来,他支撑不住,缓缓阖上眼睛。


    方才的脚步声同沙沙声再次一齐响起。


    王天风望向来人。


    “接下来,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蟒蛇扭扭身子,“嘶嘶”地吐着信子,无比兴奋。


——TBC——



评论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