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小ki

[凌李] 一往而深(4)(先结婚后恋爱AU)

梨酒春风:

那天晚上凌远没回来,是去喝酒了。


他很郁闷。冷战,吵架,甚至打架。这种事情我们发生的多了。可是不管再怎么样我也不会提离婚,总是隔一天或者隔几天就来找他道歉。我不会走这个想法在他脑子里根深蒂固。


他一开始只是以为我闹脾气。听见离婚两个字的时候他非常烦。这是他的一个禁区,我那时候还不知道。他气得甩脸就走。心里还在想,怎么李熏然也变成这个样子了?



他找傅子遇喝酒,说完心里的郁闷却发现对方都快气死了。


不是我说凌远,你找我出来就为这事儿?


不然呢。


你是炫耀还是怎么着,炫耀你家李熏然特别好,你们俩特别恩爱?


我们俩都这样了还恩爱!


呸!


你瞧你们一个个都这都,就欺负我没伴侣是吧。


他用口型说了一个“不要脸”。


凌远:你先别急着骂我,先说清楚。


你还要我说的怎么清楚啊?你想过没啊凌远,每回,你自己都说了每回都是李熏然找你道歉,就这一回他发个脾气你就要气死了。你一个Alpha就那么小心眼子?要我说就是人李熏然给你惯的。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傅子遇忿忿不平。 我看你那一脸呆我就气。你说你平时那么能耐怎么一到感情问题就尼玛跟个智障儿童似的。李熏然那叫胡搅蛮缠吗!你这才叫胡搅蛮缠!我不管这回吵架一开始是到底是你的不对还是他不对……行了你闭嘴,就算是他不对。你就不能包容着点?非得人家道歉?


你说什么?讲理?我呸!感情上的事能讲理吗!你认一回错会死啊。不就是气头上提个离婚吗,还不得了了真是。


要我是李熏然,早他妈跟你离婚了,渣A。


傅子遇又补一句。


凌远被他骂愣了。




这些都是我当时不知道的。我所知道的只是凌远几乎整夜没回来,回来的时候满身酒气。这画面挺熟悉,好像我们头回做的那天晚上也是这样。


“李熏然,你告诉我,你要去哪儿啊?”


凌远的心情好坏很好分辨。一般情况下他不会叫我,心情好的时候叫我“熏然”甚至“然然”,生气的时候就连名带姓叫我“李熏然”。 现在听他的语气,是快气疯了。


我不想再和他吵架,挺没意思的,搞得两个人都急赤白脸。我和他在各自的同事朋友眼里都是脾气不错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遇到一起就见天吵架。现在走都要走了,就好好说话吧。


“刚刚你没回来的时候我想了很久。”


我尽量看着他的眼睛说话,这对我来说有点难,可也不是不能做到。


“也算想清楚了。分开对你对我都好。咱们俩从最开始就是被捆在一起的,没必要这么硬生生的捆一辈子。太难受了。”


我接着说:“之前是我非要赖着你。你容忍我无理取闹这么久,也挺不容易的。”


“你也知道你是无理取闹啊。”


凌远说。他钳着我的下巴用劲,非常疼。


“你别这样。”我忍着疼,“凌远,你别这样。”


“你不就想让我跟你道歉吗?好,这次是我的不对。你满意了吗,李熏然?”


“我是认真的。” 我说, “不是耍脾气也不是无理取闹,我真的累了,凌远。”


“我们离婚吧。”


凌远看着我,黑暗里他的眼睛里居然有一点奇异的光。


“不可能。”



我们最后还是打起来了。坦白说真要打,他肯定打不过我。但是我不论再怎么生气,始终留着余地。我知道哪里可以打哪里不能打,怎么也不可能真的对他下狠手。他却不一样。更何况,一个盛怒之下的Alpha的力量是非常恐怖的。


后来我逐渐落了下风,被他推着搡着压在床上,他甚至把我两只手用领带绑起来不让我动。我太清楚他要做什么了。我绝望地笑,不要命的拿话激他: “凌远,你他妈的除了脱裤子干我你还会什么。你Alpha的那点可怜的自尊就全靠这个维持?行啊,那你来啊!你有本事你他妈今天就把我干/死在这儿啊!”


他一声不响,直接就插了进来,没做任何润滑。



一开始我拼命挣扎,到后来挣扎得累了,也就不动了。生理性的泪水不断流下来。


凌远却反而停下来。


“你怎么哭了……”


他吻我眼角,用舌尖把泪水一点点舔掉。


我最后的心理防线也被他这点突如其来的温柔攻破了。 我原来流眼泪纯粹是疼的,被他这么一搞是真哭了。我在他面前差点哭有许多次,哪一回也没让眼泪真流下来过。只有这一回,我在他面前完全放下所有掩饰和伪装,哭得一塌糊涂。


你干嘛要对我好呢,凌远,你干嘛要对我好呢。你要是真的完全不讲道理,我也就没这么纠结了。


他拿他那点似是而非的温柔就那么吊着我,像鱼钩上的饵。我明明知道那是饵,偏偏还是心甘情愿咬上去。 哪怕只有一点点,我也愿意为了他鲜血横流。


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可怜。


凌远还就真的不做了。他松了我手上的领带,坐起来抱着我。


“熏然,你别哭了……别哭了。”


他很为难,像是不知道怎么办好,大概是没有哄人的经验。


“我错了,我给你道歉。熏然,你看着我。”


他捧着我的脸,逼我看着他的眼睛,


“你别这么看着我……哎呀。” 凌远纠结极了。 “总之就是……这次是我的不对,我知道错了。你别生气,好吗?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今天其实是……”


他还要接着说,被突然贴上来的我打断了。他愣愣地想要说话。


“嘘。”


我重新凑上去吻他。


我不记得那天晚上我们究竟做了多少遍。我的腿一次又一次的缠上他的腰,恳求他再深一点,再重一点。凌远也非常温柔,几乎是予取予求了。 即使后来我们分开了,我也必须承认,那是段非常美好的经历。




那是我和凌远在那间公寓里渡过的最后一夜。


TBC

评论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