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小ki

【楼诚衍生/凌李】向哨AU《绕圈》43尾声五

強摘的果實不甜●●:

挪用《他来了请闭眼》和《到爱的距离》部分人物设定和剧情,私设有。
本文最大主旨:向哨凌李与庄季,边办正事边谈情说爱的伪正剧风,唯一保证HE。



前文请戳tag。


 


43 尾声五


 


季白被李熏然的电话气得要死要活,结果一换成阿诚接电话立刻就乖得跟只小奶豹一样,庄恕迷迷糊糊被吵醒哑着声音问了一句是谁,莫名其妙就被季白给踹了一脚,疼得他一秒就清醒了过来。


阿诚也没和他多说,吓完季白就把手机扔回给了李熏然,由得他天花乱坠地讲着小陈的去路去。


明楼趁着小警察没注意的时候替凌远倒了一杯红酒,凌远挑了挑眉也没问明楼想干什么,只是见他朝着自己举起酒杯就也敬了回去,多年兄弟倒也是不用多矫情,这杯酒就敬你活着还能再跟我贫上个几年。


阿诚掩着嘴笑了笑,大哥的朋友不少,但是交心的就那么几个,凌远走了一遭还能够好好地活着算是他俩经历过这么多人间惨事里头,最好的结局了吧。


 


散会的时候已经接近了午夜,阿诚打车时顺便问了凌远要不要帮忙多打一辆,但凌远却是摇摇头说着不用,他们散步走着回去就行,正好雪也停了。


李熏然吃饱喝足整个人都懒洋洋地靠在凌远身上,反正深夜的街道只剩下小猫两三只,赶着回家睡觉的人们谁也不会特别注意他们。他没醉,不肯围围巾的脸颊红通通的,也不知道是喝出来的还是冻出来的,凌远看着他有些迷茫却依旧璀璨的眼神不自觉地有些着迷。


白狼和哈士奇被放出来跟着一起散步,永远都很有活力的哈士奇一马当先地在前头刨着雪玩,白狼优雅地晃在后头,若不仔细看还会以为牠和背景融在了一起。


凌远牵着李熏然漫步在回家的路上,一路上听着李熏然有一段没一段地哼着或熟悉或陌生的歌,听得懂得就跟着哼两句,听不懂得就静静地听着李熏然卖弄歌喉,嘴角的笑意跟随着歌声一直降不下去,李熏然偶尔侧过头就看见凌远在傻笑。


「远哥,你就喝那么一点点,」李熏然把拇指和食指合拢到几乎没有距离,瞇起了眼睛说,「那么一点点的红酒你就醉了?这酒量不行啊。」


他盒盒盒地笑着,笑得特别没心没肺。


「你才喝醉了。」凌远笑着揉他头发,「一路上就没见你走直过,还一直胡言乱语。」


「我哪有胡言乱语!」李熏然气得磨牙,气呼呼地把凌远的手甩开。凌远正觉得人儿可爱呢,正想哄一哄,大手一捞却只捞到帽子上的几搓毛,李熏然耳朵一动大步地就朝前方小巷子冲了过去,哈士奇跟着主人的动静吠了几声。


「李熏然!」凌远愣了一下后也迈开了步伐,白狼在身边掠过就像颗白色的流星。




一连串的法语包含着哭泣声从小巷子里传了出来,李熏然刚到巷口就和小偷撞了个正着,魁武的大汉没煞住车生生地往李熏然身上撞,作用力让单薄的身子不可止地向后仰,凌远赶到时正好扶了一把,李熏然借力使力地一挺腰、脚尖一压就跟着追在了小偷后头。


『李熏然,你小心点!』凌远没跟着跑上前去,而是选择扶起了缩在小巷子里啜泣的女士,他用精神力着急地提醒着李熏然,一声口哨后白狼也跟着不见踪影。


哈士奇奋力一扑咬上了小偷的背,大汉嘶吼了一声响把哈士奇给甩开,没想白狼却也跟着咬上了他的大腿,害得他重心不稳直接摔上雪地,李熏然单膝跪在他身上一个擒拿就制住了还在挣扎的小偷。巡逻的警察赶到时不断向李熏然道谢和慰问,可惜李熏然一句也没听懂,只是摸摸鼻子又笑又摆手,灰溜溜地溜回了凌远身边。


凌远正好将受惊的女士交给警察,他的法语学过一点,至少日常对话没有什么障碍,于是李熏然就眼睁睁地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什么蹦什么啾的说着外星话,不过他语言听不懂,眼神总是会读一点的,获救的女士看向凌远的眼里明显地充满了爱慕,李熏然看着看着不动声色地就往凌远靠近了一些。哈士奇低吠了几声被李熏然给摀住嘴。


好不容易绅士地把人给送走,凌远回头就看见功臣李熏然蹲在路边不知道在干些什么,他挨着李熏然弯了腰探头看,就发现小孩儿像是要守护什么秘密似地迅速在雪堆上抹了一把,把字迹全给毁尸灭迹。


「那女孩儿漂亮吗?」李熏然仰着脸,没什么表情地问。


哎唷,敢情是吃醋了?凌远心中那个得意呀,但是看着李熏然的脸又不好意思笑出来,只好抿着唇将人从地上拉起来。


「没你漂亮。」他用拇指抹了抹李熏然的脸颊说。


「嘁,尽会花言巧语。」李熏然把帽子给戴了起来,隐藏住自己的脸,只有两颗深邃的黑眼珠还不依不饶地盯着凌远瞧。


「也只对你花言巧语。」凌远又说,「何况我觉得你这醋吃得太冤了,你知道那女孩刚才是和我说什么吗?她看你不懂法文,是想从我这儿多套出一些关于你的事。人家一颗心压根儿不在我身上,因为救美的英雄可是你呀。」


「真的?」李熏然半信半疑地问。


「她一直偷看你,你都没发现?」


李熏然呆呆地摇了摇头:我还以为她在看你……


凌远不由得失笑,看来小李警官的警戒心全放在自己身上了,连到底谁才是猎物都没感觉出来。


「那、那你和她说了那么一大串,是在说些什么?你夸我吗?」李熏然一下就勾上了凌远的手臂,眨着眼睛期盼地问。


「我和她说你已经是我的了,叫她别白费力气。」凌远在李熏然的眼角亲了一下。


「哥!」


「怎么,我实话实说,说话坦诚还不行?」凌远带着些戏谑的笑意问,果不其然又把李熏然弄了一张大红脸。


「行行行,远哥说什么都是对的。」李熏然自暴自弃地放弃了挣扎。


「既然我说的都是对的,那你答应我一件事情好不好?」


「什么事?」


凌远握着李熏然的手说:「回了家我再告诉你。」


 





我好像看见了完结的曙光。


 


等到正式完结后,要来开什么新坑好呢?


(还是我应该先把花黎与麝香填平←正解)


 



评论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