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小ki

【谭赵】灯火入眉弯 01

笙歌慢:

【可是孤独,原本就是人类永恒的话题。】


第一章


    谭宗明端坐在沙发椅上,脊背挺直,意气风发,神采飞扬。


    镜头下的他完美极了。


    从开机始就保持着微笑并喋喋不休一个人介绍了十多分钟的年轻女主持人终于将目光从镜头转向了旁边的谭宗明,连同话头一并抛过来。


    “那么谭总,请问是谁给了您这样别出心裁的灵感呢?”


    谭宗明冲着摄像机,微微抿唇:“您是说?”


    主持人的面色一顿,扣在一起置于腹前的双手抖了抖。


    然而让她难堪并不是谭宗明的本意——毕竟这不该是一位绅士所为——只是这个采访本身就不是处于谭宗明本意。


    他拒绝将自己剖析给众人看——一个好的商人应该保留自己最基本的神秘。


    但是安迪努力说服了他:“你应该有更多的曝光率,这对公司,对你的事业都有好处。”


    当然,对她的薪水也有好处。


    谭宗明心知肚明,只能无奈接受。毕竟晟煊还得“仰仗”这位伟大的CFO。


    谭宗明不急不慌:“抱歉,我还在惊讶于您如此优秀的记忆力。”


    “您过奖了。”主持人很快反应过来,“我是说,是谁给了您‘陪餐员’这样的创意呢?”


    记忆一瞬间纷至沓来。


    谭宗明盯着镜头,心念微动,忽然觉得安迪的话也不无道理。


    于是他换了个姿势,微微分开双腿,两手撑在膝盖上,稍稍向摄像机倾了倾。


    “我的爱人,”谭宗明说,“我曾经的爱人。”




    “他真的是好帅啊。”镜头被刻意拉近,谭宗明的眉眼被放大在屏幕上,更显得迷人。小护士撑着下巴,由衷感叹。


    身后传来一声轻咳。


    小姑娘“啪”地一声将手机盖下,下意识辩解:“刘主任我没有上班时间偷懒!”


    低沉愉悦的笑声接着响起。


    小护士胆战心惊地转头,如释重负,随后气恼地跺跺脚:“赵医生!你吓死人了!”


    “怎么,”年轻的医生故意板起脸,“刘主任你们就怕,赵副主任你们就不怕了?”


    “哎呀——”小护士重新将手机扶起,笑嘻嘻地,“当然不是因为这个,是赵医生你人长得帅性格又好,不舍得罚我们的啦——”


    赵启平双手插着兜,对这样的奉承不为所动:“别和我打哈哈,上班时间不许玩手机,病人看到了会怎么想。”


    “可是今天都没有病人来啊。”


    “万一呢?”


    “可是,可是这是我男神的访谈节目哎!我男神!从来不接受访谈节目邀请的!这次接受了!”


    哟。


    赵启平挑眉:“哪个明星这么有个性?”


    “不是不是不是明星!是企业家!谭宗明!谭宗明你知道的伐?来来我给你看!在我心目中除了你就是他最帅了!”小姑娘说着,举起手机凑到赵启平眼前。


    屏幕里,谭宗明还在说着话,声音不大,像是在讲一个久远的故事娓娓道来。


    可是赵启平什么都听不见。


    耳鸣声“呜呜”地占据了他的大脑,搅得他头昏脑涨,整个世界天旋地转。他有些喘不上气,头太晕了,竟泛起恶心感来。赵启平皱眉,捂着口鼻转过身去。


    “赵医生你怎么了?”小护士吓了一跳。


    赵启平连连摆手:“没事,没事,忽然耳鸣了而已。没事。”


    他说完,疾步走回办公室,无暇再去顾及其他。


    落荒而逃。




    谭宗明摸着眉骨。


    “我曾经让我的爱人——我曾经的爱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做许多事情。那时候我什么都知道,却将这一切视为理所当然。”


    “您……”


    “许多人夸赞我,追捧我,称为我理想的终身伴侣。”


    他顿了顿,抬头盯着镜头:


    “只有我和他知道,我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恋人。”




    访谈节目很成功。


    谭宗明的“自我剖析”赢来许多好感。夸他“知错能改”者有之,赞他“痴情”者亦有之,即使怀疑他是“作秀”的反对声音同样出现,也终究抵不过压倒性的好评如潮。


    晟煊的业绩又迎来新一波的上升期。


    安迪亲自开酒庆祝。


    她将酒杯递给谭宗明,低呼一声“Good job”,兴奋不已。


   “说实话,效果比我想象的还要好上一百倍。”


    后者却只是握着酒杯沉思。


    “老谭?”


    谭宗明吐出一口气,勉强撑起一个笑容:“军功章也有你的一半。”


    “你……”她敏锐地觉察出一些不妥,“Sorry,也许我不该为你接下这场采访,呃也许……”


    “不不,我是说,安迪,你做的很好。”谭宗明抬手示意,仰脖饮尽酒液 ,“有些话,我本来就应该说出来。现在,我只希望他能听见。”


    谭宗明握住安迪肩膀,安慰似地按了按。


    “但愿吧。但愿。”可是他自己都不敢奢求太多。




    客厅的灯没开,电视机微弱的荧光只照亮了小小的一方沙发与沙发上坐着的人。


    “……我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恋人。”


    赵启平手指微动,按灭了电视。


    整栋房子都暗了下去。


    他睁着大大的眼睛,在黑暗中轻轻眨了两下,自嘲地扯起了嘴角。


    这个世界上最没用的是什么呢?


    夏天的棉衣冬天的凉扇。


    迟来的醒悟与悔意。


    和时隔多年仍旧怀有爱意的自己。


——TBC——

评论

热度(1195)